泛亚电竞

一分园

读《追风筝的人》有感

读《追风筝的人》有感

  对于总是在奉献(xian)的羔羊(yang),我(wo)(wo)(wo)们会有(you)意(yi)无(wu)意(yi)地推动(dong)它(ta)走向这样一(yi)个结(jie)局(ju):彻底为自己献(xian)身。否则,便只有(you)我(wo)(wo)(wo)们为它(ta)献(xian)身,因为它(ta)此前的奉献(xian)是如此之重,我(wo)(wo)(wo)们已无(wu)法承担。

  所以,在小说、电影和电视中,我们常看到这样的局面——勇于献(xian)身者(zhe),最(zui)后的结局常是彻底献(xian)身。

  在我看来,第(di)一(yi)流的(de)小(xiao)说(shuo)必须具备一(yi)个(ge)特(te)质:情感的(de)真(zhen)实。

  具备这(zhei)一(yi)特(te)质后,一(yi)部(bu)小说的情节不管多曲折(zhe)、奇幻甚至荒(huang)诞,读起来都不会有堵塞感(gan)。

  因而,钱钟书的《围城》未被我列入第一流的小说,因为小说中一些关键情节的推进缺乏情感的真实,譬如局部的真理勾引方鸿(hong)渐(jian)、唐晓(xiao)芙爱(ai)上方鸿(hong)渐(jian)和方鸿(hong)渐(jian)爱(ai)上孙柔嘉,这几个情节(jie)中的情感(gan)描(miao)绘都缺乏真实感(gan),让(rang)我觉得相当突兀。

  相比之下,美裔阿富汗人卡德勒·胡塞尼的《追风筝的人》就具备情感的真实这一特质。

  这部小说讲的是两个阿富汗少年的故事,阿米尔是少爷,而小他一岁的、天生便是兔唇的哈桑是仆人,他们都失去了妈妈,阿米尔的妈妈生阿米尔时死于难产,哈桑的妈妈则在哈桑出生几天后跟一群江湖艺人私奔了。这两个男孩吃一个奶妈的奶长大,拥有似乎牢不可破的情谊。然而,当哈桑为捍卫阿米尔的荣誉而被人凌辱时,阿米尔却选择了逃避。不仅如此,阿米尔还设计将哈桑驱逐出自己家门。后来,已移居美国并成为知名小说家的阿米尔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那边是阿米尔父亲的好友拉辛汗,他说哈桑已死,他要阿米尔回阿富汗,要他将哈桑的儿子索拉博从战乱中的阿富汗带出来,不仅是因为他以前辜负了哈桑,还因为哈桑是阿米尔的同父异母的弟弟……

  在胡塞(sai)尼的(de)(de)这部小说中(zhong),高潮一个接一个,但(dan)不(bu)管情节(jie)多么(me)令人震(zhen)惊,它们似(si)乎(hu)都(dou)(dou)是可信的(de)(de),因为伴随着的(de)(de)细致的(de)(de)心理描(miao)写会令你感(gan)觉到这一切的(de)(de)发生仿佛都(dou)(dou)是必然。

  例如,小说末尾的一个高潮——11岁的索拉(la)博的自(zi)杀,看似离(li)奇,但假(jia)若你(ni)沉(chen)到索拉(la)博的世界里,站在(zai)他(ta)(ta)的角(jiao)度上(shang),想象(xiang)你(ni)便是他(ta)(ta),那时你(ni)会明白,自(zi)杀是这个遭受了(le)太多磨难的小男孩(hai)再(zai)自(zi)然(ran)不过的选择。

  【忠诚的爱——你就要(yao)甘愿做(zuo)我的炮灰(hui)】

  决定为《追风筝的人(ren)》写一篇书(shu)评前,我在豆瓣网上读了(le)大(da)量书(shu)评,看到了(le)大(da)多数书(shu)评都在赞誉哈(ha)桑的单(dan)纯、忠诚、纯良和(he)正(zheng)直。

  或许,许多人会感动于小说第一页的一句话——“哈桑从未拒绝我任何事情。

  听上去,这是多么忠诚(cheng)的(de)爱。

  然而(er),当我(wo)读到这(zhei)(zhei)句(ju)话时,却痛苦起来,我(wo)讨厌(yan)这(zhei)(zhei)个句(ju)子(zi),以及这(zhei)(zhei)个句(ju)子(zi)中(zhong)对哈桑这(zhei)(zhei)种情感的赞誉。

  因为,这让我想起最近常在我脑海盘旋的一个词汇——爱的炮灰。有时,我们会甘愿做一个人的炮灰,觉得那样才有爱一个人的感觉;有时,我们会(hui)要求别人做自(zi)己(ji)的炮灰,以此来证明这个人的确爱自(zi)己(ji)。

  当阿米尔——抑或作者——在怀念哈桑从未拒绝我任何事情时,其实就是在(zai)渴望哈桑做(zuo)自己的炮灰(hui)。

  阿米尔少年时的确有这样的渴望,他和哈桑有过(guo)以下一段(duan)对话:

  (哈桑)宁愿吃泥巴也不骗你。

  真的吗?你会那样做?”

  做什么?”

  如果我让你吃泥巴,你会吃吗?”

  如果你要求,我会的。不过我怀疑,你是否会让我这么做。你会吗,阿米尔少爷?”

  哈(ha)桑的反(fan)问令(ling)阿米(mi)尔尴尬(ga),他宁愿自己没有(you)质疑哈(ha)桑的忠诚。然而,哈(ha)桑不久后(hou)还是做了炮灰(hui)。

  那是阿米尔12岁哈桑11岁时(shi),他(ta)们参(can)加喀布尔(er)的(de)风(feng)筝(zheng)大(da)赛(sai),这(zhei)个(ge)大(da)赛(sai)比(bi)的(de)不是(shi)(shi)谁(shei)的(de)风(feng)筝(zheng)飞得更高更漂亮,而是(shi)(shi)比(bi)谁(shei)的(de)风(feng)筝(zheng)能摧(cui)毁别人(ren)的(de)风(feng)筝(zheng),最后(hou)的(de)唯一幸存(cun)者(zhe)便是(shi)(shi)胜利者(zhe),但这(zhei)不是(shi)(shi)最大(da)的(de)荣耀,最大(da)的(de)荣耀是(shi)(shi)要追到最后(hou)一个(ge)被割断的(de)风(feng)筝(zheng)。

  这(zhei)(zhei)(zhei)一次(ci),阿(a)米尔(er)的风(feng)筝(zheng)是最(zui)后(hou)的幸存者(zhe),而哈(ha)桑也追到(dao)了最(zui)后(hou)一个被割断的蓝(lan)风(feng)筝(zheng)。阿(a)米尔(er)无比(bi)渴望(wang)得到(dao)这(zhei)(zhei)(zhei)个风(feng)筝(zheng),因为他(ta)最(zui)大的愿望(wang)是得到(dao)父亲的爱,他(ta)认为这(zhei)(zhei)(zhei)个蓝(lan)风(feng)筝(zheng)是他(ta)打开父亲心扉的一把(ba)钥(yao)匙。

  哈桑知道阿米尔的愿望,为了捍卫这个蓝风筝,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——被也想(xiang)得到这(zhei)个蓝(lan)风筝的(de)坏(huai)小子阿塞(sai)夫(fu)和他(ta)的(de)党羽鸡奸(jian),这(zhei)是阿富(fu)汗男(nan)人最大的(de)羞辱。这(zhei)时,阿米尔就躲在旁(pang)边观看,孱(chan)弱的(de)他(ta)没胆(dan)量阻(zu)止阿塞(sai)夫(fu)的(de)暴行,也不情愿跳出来(lai)让哈桑把那个蓝(lan)风筝让给阿塞(sai)夫(fu)。

  于是,哈桑就沦为了阿米尔(er)的(de)炮灰(hui),他付出了鲜血(xue)、创(chuang)伤和荣誉,而换取的(de)只(zhi)是阿米尔(er)与爸爸亲近的(de)愿望得以实现。

  阿米尔明白自己的(de)心理,他(ta)知道胆量是(shi)(shi)一个问题,但更大(da)的(de)问题是(shi)(shi),他(ta)的(de)确在想:

  为了赢回爸爸,也许哈桑是必(bi)须付出的代价,是我(wo)必(bi)须宰割的羔羊(yang)。

  哈桑知道(dao),阿米尔看到(dao)了(le)他被凌辱(ru)而未伸出援手,但他还是选择一如既(ji)往对阿米尔奉献他自己。

  所以,当阿米尔栽赃哈桑,造成哈桑偷了(le)他(ta)(ta)的(de)(de)财(cai)物的(de)(de)假象时,他(ta)(ta)捍(han)卫了(le)阿米尔的(de)(de)荣誉,对(dui)阿米尔的(de)(de)爸爸说(shuo),这是(shi)他(ta)(ta)干的(de)(de)。

  他生命的(de)(de)最后(hou)一(yi)刻仍(reng)是在做阿(a)米尔的(de)(de)炮灰。当(dang)时,他被拉(la)辛汗(han)叫回来一(yi)起照(zhao)料阿(a)米尔的(de)(de)豪宅,但塔利班官员(yuan)看中了这栋豪宅,并(bing)要哈桑搬出去(qu),哈桑极力反对(dui),结果他和(he)妻子被塔利班枪杀。

  做阿米尔的(de)炮(pao)灰(hui),这(zhei)主要还是哈桑自己(ji)的(de)选择。

  对此,我的理解是,我们爱一个人,多是爱自己在这个人身上的付出。如果自己在这个人身上的付出越多,我们对这个人就越在乎,最终会达到这样一个境界——“我甘愿为他去死

  或许,喜爱《追风筝的(de)(de)(de)人》的(de)(de)(de)一(yi)些读者会对我这种分(fen)析感到(dao)愤怒,觉(jue)得我并不理解这样一(yi)种伟大的(de)(de)(de)情感,但通过哈桑的(de)(de)(de)儿(er)子索拉(la)博的(de)(de)(de)言语,我们会看到(dao),导致(zhi)这种奉献的(de)(de)(de)一(yi)个(ge)重要原(yuan)因,是深深的(de)(de)(de)恐惧(ju)。

  【他为什么甘愿去做炮灰?

  当知(zhi)道了哈桑(sang)是自己(ji)的弟弟后,阿米尔去了喀布(bu)尔,从(cong)已(yi)成为塔利(li)班(ban)官(guan)员的阿塞夫的手中将(jiang)索拉博带回了巴基斯坦,而代价(jia)是险些被阿塞夫打(da)死,如(ru)若(ruo)不是索拉博用(yong)弹弓将(jiang)阿塞夫打(da)成独(du)眼龙的话。

  在巴基斯坦,阿米尔求索拉博跟他一起去美国。索拉博一开始没答应,并说出了他的担忧:要是你厌倦我怎么办?要是你妻子不喜欢我怎么办?”除了(le)阿(a)米尔,幼小的索拉博已没(mei)有其他亲人,这时,他作(zuo)为一个孩(hai)子(zi)产(chan)生这样的担忧不(bu)难(nan)理(li)解(jie)。

  不(bu)过,在我看来,这更像是索拉博在替父亲说出他的(de)心(xin)声。原来,哈桑之所(suo)以(yi)做炮灰,为了(le)阿米尔(er)的(de)一(yi)个蓝风筝而被(bei)凌辱(ru),为了(le)阿米尔(er)的(de)豪宅而和(he)妻子一(yi)起被(bei)枪杀(sha),其中一(yi)个主(zhu)要原因是他担心(xin)阿米尔(er)会厌倦自(zi)己,会不(bu)喜欢(huan)自(zi)己。

  这就很像一些家庭,那些最不受宠的孩子,反而常是最孝顺的(de)孩子,他们(men)在成(cheng)年(nian)后为了得(de)到父母(mu)的(de)欢心(xin)会不惜付出一切代价,以至于严重忽略(lve)自己(ji)的(de)配偶和孩子的(de)幸福。

  绝大多数孩子学会说的第一个词汇是妈妈,而哈桑说出的第一个词汇却是阿米尔。这个细节的直观理解是,哈桑将阿米尔视为最亲近的人,象征性的理解则是,阿米尔是哈桑的心理妈妈

  所有的孩子都渴望获得心理妈妈的爱,为了达到这一点,他们(men)不惜付(fu)出任(ren)何代价(jia)。

  哈桑不例外,阿米尔也不例外。阿米尔说出的第一个词汇是爸爸,那么爸爸就是他的心理妈妈,为了(le)获得他的爱,阿米尔可以付出一切代(dai)价,并最终不(bu)惜将哈(ha)桑牺牲。

  阿米(mi)尔渴(ke)望哈(ha)桑做他的炮(pao)灰(hui),哈(ha)桑则主动愿(yuan)意做阿米(mi)尔的炮(pao)灰(hui)。

  然(ran)而,任何一(yi)(yi)个人(ren)(ren)都不值得另一(yi)(yi)个人(ren)(ren)做炮灰。

  因(yin)为,奉献者的(de)生命重(zhong)量会压(ya)得接(jie)受奉献者喘不过气来,后者会发现,除非(fei)他给(ji)以(yi)同等分(fen)量或更多的(de)回报(bao),否则他心中总(zong)会有歉疚(jiu)。

  或许(xu),亏(kui)欠(qian)感(gan)是(shi)我们最(zui)不愿意有(you)的一种心理,而如何处理亏(kui)欠(qian)感(gan)便(bian)成(cheng)了左右我们人生(sheng)道路的一个关键。

  哈桑是阿米尔的爸爸和仆人阿里——其实她和阿米(mi)尔的(de)(de)爸爸也(ye)是(shi)(shi)自(zi)幼(you)一(yi)起长大(da),也(ye)是(shi)(shi)情同手足的(de)(de)妻子偷情而来的(de)(de)私生子,他(ta)(ta)无(wu)法公开承认哈桑是(shi)(shi)自(zi)己的(de)(de)儿子,这令他(ta)(ta)心怀歉疚。为了(le)弥补这种歉疚,他(ta)(ta)的(de)(de)办法是(shi)(shi)用他(ta)(ta)的(de)(de)财(cai)富和力量慷慨(kai)补偿所有(you)需要帮(bang)助(zhu)的(de)(de)人。

  对此,拉辛汗形容说:当恶行导致善行,那就是真正的获救。

  这是少数人处理歉疚的办法,尽管这不是最好的办法,但这仍然称得上是勇者的道路,而更多人的办法是阿米尔的道路——贬低(di)或逃避自己亏(kui)欠的人。

  当躲着看哈桑被阿塞夫凌辱时,阿米尔一时成了种族主义者,他先是觉得为了用蓝风筝赢取父亲的爱,牺牲哈桑是必须的,接下来,当心中出现一刹那的犹豫时,他对自己说他只是个哈扎拉人(阿米尔是普什图族人,很多普什图族人对哈扎拉族人有歧视)”,这就(jiu)是贬低(di)。通(tong)过贬低(di)奉(feng)(feng)献(xian)者的(de)(de)生命价值,接受奉(feng)(feng)献(xian)者的(de)(de)愧疚感降低(di)了。

  这种贬低心理是很常见的,我们既可以在文艺作品中,也可以在自己生活中发现这样的故事——那些只付出不索取的(de)(de)人(ren)(ren),他们很(hen)少(shao)会得到接受他们帮助的(de)(de)人(ren)(ren)的(de)(de)尊敬(jing),甚至(zhi)一些人(ren)(ren)对恩(en)人(ren)(ren)的(de)(de)仇恨(hen)胜于对其他所(suo)有人(ren)(ren)的(de)(de)仇恨(hen)。

  有(you)些人(ren)的(de)(de)愧疚感(gan)会(hui)彻底丧失(shi),于(yu)是一切(qie)人(ren)均被(bei)他(ta)(ta)们贬低为(wei)炮灰。阿塞夫便是这样的(de)(de)人(ren),他(ta)(ta)没有(you)底线地凌辱(ru)一切(qie)弱者,因为(wei)他(ta)(ta)的(de)(de)世界中只有(you)他(ta)(ta)一个人(ren)是人(ren),其他(ta)(ta)人(ren)都不(bu)存在。

  阿(a)(a)米尔(er)知(zhi)道(dao),自己身上有阿(a)(a)塞(sai)夫的(de)影子,所以他梦见阿(a)(a)塞(sai)夫对他说(shuo):你(ni)和哈(ha)桑吃一个人的(de)奶(nai)长大,但你(ni)和我是兄(xiong)弟。

  不(bu)过,阿米(mi)尔毕竟不(bu)是阿塞夫,他无法逃脱愧疚感的(de)折(zhe)磨,这种愧疚感显示他仍(reng)然(ran)是一(yi)个有良心的(de)人。

   可惜,除了贬低外,阿(a)米尔还选择了逃避。因无法面(mian)对哈(ha)桑(sang),他栽赃(zang)哈(ha)桑(sang)偷(tou)了他的钱财(cai)和(he)手表(biao),而(er)终于导致哈(ha)桑(sang)离(li)开他的家。

  但他(ta)越贬低(di)、越逃避,他(ta)的歉(qian)疚感就越重。因为这歉(qian)疚感不(bu)在(zai)别处,恰恰在(zai)他(ta)心(xin)中。

  所以,他最后又回到喀布尔,要将(jiang)哈桑的儿子索拉(la)博救出阿富汗。

  所(suo)以,当(dang)阿(a)塞夫将他(ta)打得死(si)去活来时,他(ta)哈哈大笑(xiao)。

  这是(shi)因(yin)(yin)为(wei)(wei),他认为(wei)(wei)自己是(shi)罪人,因(yin)(yin)而(er)渴(ke)望(wang)被(bei)(bei)惩(cheng)罚(fa)(fa)。他曾渴(ke)望(wang)被(bei)(bei)哈桑(sang)惩(cheng)罚(fa)(fa),但哈桑(sang)只会继续付出(chu),而(er)不会表达(da)愤(fen)怒。但他终于在阿塞夫(fu)(fu)这里得到他渴(ke)望(wang)已久(jiu)的(de)惩(cheng)罚(fa)(fa)。于是(shi),当(dang)肋骨一(yi)根接(jie)一(yi)根被(bei)(bei)阿塞夫(fu)(fu)打断时,当(dang)上唇被(bei)(bei)打裂,其(qi)位(wei)置和(he)哈桑(sang)的(de)兔唇一(yi)样时,他心里畅快至极,并感慨:

  我(wo)体无(wu)完肤,但心病已(yi)愈。终于痊愈了,我(wo)大笑(xiao)。

  回到巴基斯坦后,阿米尔终于令索拉博放下疑虑,答应和他去美国,而阿米尔说我保证

  但是,当发现困难重重后,阿米尔一时忘记了我保证这句话,想劝(quan)索(suo)拉(la)博留在巴基(ji)斯坦(tan)的(de)孤儿院(yuan)一段时间,这时他(ta)忘(wang)了,进(jin)入(ru)孤儿院(yuan)后(hou)的(de)那(nei)段历史是索(suo)拉(la)博最(zui)不堪回首(shou)的(de)日子(zi)。

于是(shi),不愿意再重(zhong)温噩梦的(de)索拉博(bo)选择了(le)自杀。此(ci)后,尽管被救(jiu)了(le)回来,但他却陷(xian)入了(le)奇特的(de)自闭(bi)状(zhuang)态。

命运先使得阿(a)(a)里成(cheng)(cheng)为阿(a)(a)米尔父亲的(de)(de)(de)炮灰,命运又使得哈(ha)桑(sang)成(cheng)(cheng)了(le)阿(a)(a)米尔的(de)(de)(de)炮灰,这双重的(de)(de)(de)罪恶加在(zai)一起,使得阿(a)(a)米尔终(zhong)于得以(yi)报应(ying)。内疚是(shi)他(ta)的(de)(de)(de)报应(ying),被阿(a)(a)塞夫打(da)成(cheng)(cheng)兔唇(chun)是(shi)他(ta)的(de)(de)(de)报应(ying),他(ta)的(de)(de)(de)妻子身(shen)体没有任(ren)何问(wen)题却无法怀孕也(ye)是(shi)报应(ying)。

  现在,作为轮回的一部分(fen),阿米尔(er)必(bi)须(xu)去做索拉博的炮(pao)灰(hui),他(ta)必(bi)须(xu)以哈桑对待(dai)他(ta)的态度(du)对待(dai)索拉博,才可能使得索拉博一点点地走(zou)出自闭,那时(shi)才意味着阿米尔(er)的终极获救。

  胡塞尼的这(zhei)部小说对情感的描绘(hui)如此深刻而真切,令我不(bu)由怀疑,这(zhei)是一(yi)部自(zi)传。

    不过,我将《追风筝的人》列为第一流的小说之列,不仅仅是因为它具备情感的真实,也是因为这(zhei)部小说(shuo)的构思非常巧妙。

  前面提到,这部小说的(de)高潮一个(ge)接一个(ge),不断冲击读(du)者的(de)心灵。但用心的(de)读(du)者会(hui)发现(xian),每(mei)一个(ge)高潮出(chu)现(xian)之前,作者都已经用隐喻和暗(an)示(shi)的(de)手法,预示(shi)了(le)这些高潮的(de)出(chu)现(xian)。

  并(bing)且,除了(le)出神入化(hua)的心理刻(ke)画外,小说的情境描(miao)写也别(bie)具一(yi)格,既给人(ren)身临其境的感觉,又具有鲜明(ming)的个人(ren)化(hua),仔细阅读的时候,你可以感到(dao)好像一(yi)直是在以阿(a)米尔的视角在看(kan)待这个世界。

  此外,胡塞尼的(de)笔触既细腻,又有洞(dong)烛人(ren)性后(hou)而产生的(de)沉(chen)混有力(li)感(gan)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这是胡塞尼的处女作。第一部出版的小说便如此优秀,胡塞尼是如何做到了这一点?

  除了可能是自传的特殊原因外,在自序中,胡塞尼的一句话还给出了另一个答案——“我向来只为一个读者写作:我自己。

  据我所(suo)知(zhi),这是(shi)第一(yi)流的(de)小说(shuo)家(jia)、导演和艺(yi)术(shu)家(jia)的(de)共同(tong)特点(dian)。譬如日本动画之(zhi)王(wang)宫崎峻便说(shuo)过有同(tong)样(yang)意思的(de)话:

  我从(cong)来(lai)不考虑(lv)观众(zhong)。

篇二:

  朝阳失去了昨日的光彩,被雨水洗涤了的天空好苦涩。 仰天而坐,心中的苦闷都被叠加在了一起――她的不理解,让我很心(xin)痛。一封绝交信(xin)紧紧地握在手心(xin)里,心(xin)在流泪(lei),浸湿了(le)友(you)之干涸。现(xian)在,友(you)情在我眼里变得好淡然。

  偶然(ran)在网上看(kan)到《追风筝的(de)(de)(de)(de)人》,原本以为(wei)是关于爱情的(de)(de)(de)(de)小说呢,细(xi)(xi)细(xi)(xi)读(du)了之(zhi)后才发现,它讲述的(de)(de)(de)(de)是友情之(zhi)间(jian)的(de)(de)(de)(de)纯粹(cui)故事。乌云压头而至,我坐在幽(you)暗处(chu),闭(bi)着眼,带着淡淡的(de)(de)(de)(de)伤怀,回忆起文章(zhang)的(de)(de)(de)(de)内容:多么单纯的(de)(de)(de)(de)孩提时光(guang),哈桑(sang)与(yu)阿米尔虽然(ran)身(shen)份不同,但他们之(zhi)间(jian)的(de)(de)(de)(de)友情却很真切。

  处处受到本地人的欺负,异样的目光,加之战火的侵袭,让原本亲和的世界失去了本应快乐的儿时天地。大人的情感愁楚给了他们,在坏小孩面前,阿米尔产生了畏惧,然而,善良可爱的哈桑却时时都在保护着阿米尔,不让阿米尔受到任何伤害,他做这些,并不是因为阿米尔是他主人的儿子,而是因为他们之间那份真挚的友之约。然而,哈桑被打,被欺骗,被误解都因阿米尔的心境过于懦弱所制。最后,哈桑选择了离开,阿米尔的内心则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。十几年后,阿米尔用行动弥补了多年前的过错,挽回了自己儿时的懦弱之行。文章里的风筝是他们之间友谊的见证,哈桑在给阿米尔捡风筝时受到欺辱,而阿米尔却看之不理。事后,他们都在无声的躲避什么?”

  哈桑幼小的心里面并没责备阿米尔的意思,他选择了默默承受。时间与地域的推移并没有使他们之间的友情变质。细细想我与她之间的友情呢?是不是随时间的消逝而变了质?

  漆黑的夜空下,月光倾斜,我倚窗望影凝思:每个人的心境都是不同的,如果我们试着用心的去感受他们的心,那么我们就会发现,他们的内心世界是丰富多彩的。对于自己的朋友,如果你进一步去感受他的心境,你就会发现,你与他的心境是有相通之处的,就因为这一点,它才时不时的会触动你的情感线,让彼此的心境都明白彼此的意思。哈桑就是明白了阿米尔的心境才离开的。但我们要明白,不真挚的友谊好似你的影子,当你处在阳光下时,它会紧紧地跟着你,但你一旦走到阴暗处时,它立刻就会离开你。我和她,感情是真挚的吗?借着月光(guang),我打开(kai)自己(ji)的日记本,翻开(kai)那一页。

  阿米尔因为儿时的不勇敢,在哈桑受欺负时抛弃了他,之后又故意让他爸爸误解他。单纯的哈桑就像单纯的我们,误解了友谊的真谛。我和她之间也是如此吗?我想时间会证明一切的,包括被黑暗笼罩的月之友。拿起我与她共同拥有的笔,依光写下:真正的友情延续来自心灵,不论联系有多少,只要内心留有彼此的一片天空,那么偶尔一声问侯就会带来会心的一笑。时间长了,这种友情也会如咖啡一样浓厚了。就像阿米尔与哈桑,他们的友情就是源于心底的最深处的结果。好想告诉你,其实我的默(mo)默(mo)关(guan)心是(shi)。。。

  时间在我(wo)的(de)(de)记忆力(li)划过了(le)(le)十八个(ge)秋季。身影(ying)匆(cong)匆(cong)地穿梭在自己的(de)(de)人(ren)生小路上,我(wo)用心寻找着(zhe)属于我(wo)的(de)(de)那份(fen)友情。今夜,我(wo)发现(xian),我(wo)与她之间的(de)(de)误解解开了(le)(le)。

  培根说:最好的朋友是那种不喜欢多说,除了一个真心的朋友之外,没有一样药剂是可以通心的。过多的关心,不会打破友谊的。因为友谊是一种相互吸引的感情,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夜幕中,我把她装进树影里。一直以来,我都以真心对待她,即使偶尔的相遇对视,让彼此陌生了,这种陌生也是最真挚的。从写一张纸条给她:真正的友谊是不掺杂任何杂质,没有价钱可讲的。你需要朋友的时候我会不请自来,你有难的时候我也会奋不顾身。

  朋友是琴,演奏一生的美妙,朋友是茶,品位一世的清香,朋友是笔,写出一生一世.


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 泛亚电竞